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all恒/炖rou > 冬日小甜饼/总裁景和男大恒/微R

冬日小甜饼/总裁景和男大恒/微R

1.雪

        景元喜huanxia雪天。

        雪天总是那么寒冷。灰蒙蒙的天照不jin半dian阳光,雪花和北风叫嚣着钻jin衣领,在外面多待一会,就要变成一座雪雕。

        丹恒这时候总要把手chajin他的kou袋里,冰冰凉凉的手nie住他的,源源不断从大手中汲取re源。大衣kou袋御寒xing一般,主要是男朋友的手nuan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手这么凉?又偷吃冰淇淋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景元反nie住少年的手。丹恒的手不大,很轻易被裹在手掌里,仔细一摸,还有年轻男孩特有的瘦与突chu骨节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总会忍不住多摸几xia,收获丹恒的一番连招,“还摸”,“有什么好摸的”,“别摸了”,最后忍无可忍,“你se不se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好,他承认。单纯地摸手的确和十指相扣又不一样了。gan受到手背的hua腻chu2gan,会令他心猿意ma,顺便回味上个周末两人肌肤相亲,少年承受不住意yu逃脱时,被扣紧手拖回的chu2gan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丹恒抿了抿嘴,面上迟疑,嘴上很快。灰绿se的yan睛眨几xia,纯黑的蝴蝶羽睫慌张扑闪,没听见景元回答,他咬了咬牙,jian定地又说一遍,“真没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来是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元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银装素裹,围巾笨拙裹上小男友的脖zi,洒满细雪的斑ma线,放满小龙玩偶的私家车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恰到好chu1。

        2.re茶

        丹恒刚和景元认识的时候十分拘谨,甚至对这位赞助了大学一座图书馆的总裁敬而远之。原因就是景元太有老一派人的作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冬天chu席学校的活动,雷打不动一件笔ting大衣,金丝平光yan镜,银se长发束起,对谁都是温run的贵公zi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一起之后(景元的单方面猛烈追求),冬天不能吃冰淇淋,喝凉shui,要和景元一起煮re茶喝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褐se的gan1瘪叶zi放jin茶壶,男人骨节分明的手另外端着reshui壶,认真沏过,盖上壶盖。

        丹恒一般懒得动,卧在沙发上观摩。只不过他一般会走神,视线从腕骨移到家居服紧裹的肱二tou肌,饱满的xiong肌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也只敢偷偷看。不敢让景元发现了自己心里的带颜se心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要说到景元的另外一dian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元这厮看着老派,到了床上却花样颇多。用三月七的话说,就是一个会玩儿的斯文败类。斯文败类找上一个闷sao的男大,一个愿打一个愿挨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zuo的时候,男人不老实的手差dianchu2发丹恒的被动(指把他狠狠踢xia床),等到洁白脚趾挨上了景元的肩膀,他才迟钝地意识到――这是男朋友,不能踢。

        男朋友会错了他的意,以为小龙在挑逗呢。手掌就顺势箍住纤细的脚腕,得寸jin尺地占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挨上落地窗,天生不畏寒的丹恒第一次冷得颤起来,令人奇怪的是玻璃并不冷,早被ti温捂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shuang吧?丹恒。哦……还有这里。在窗hu旁边,你的反应似乎很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不知疲倦地耕耘,nie住颤抖的大tui肉赏玩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混账景元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3.冰淇淋

        丹恒的确天生不畏寒,但看见了街上qing侣拉手取nuan,他也想要效仿。

        牵手,或者把手放在景元kou袋里时,两个人会挨的很近,银se卷mao调pi地扫到他的脖zi,雪味和男士冷香混在一起,形成某种龙薄荷,宽大的肩膀替他遮住北风,他很受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吃上一筒巧克力冰淇淋就更好了,他在心里暗暗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偷吃冰淇淋是一项技术活。寒假他大bu分时间都和景元待在市中心公寓,偶尔景元chu差,他就在外面平台上dian几盒冰淇淋,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    温nuan的室nei,nong1郁巧克力冰沙huajinhou咙,甜、冰,是丹恒喜huan的味dao。用she2tou一diandiantiangan1净,巧克力山峰吃成巧克力平原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到盆地的时候,好巧不巧――景元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景元chu差提前回来了!

        受惊的龙手捧寒冷的塑料盒zi,无所适从,在景元jinru房间前一秒,他把盒zisai到床底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不起了,冰淇淋。他在心中默哀。

        yan前一暗,是景元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服帖的黑西装,金丝yan镜,gaoma尾,yan睛里是长途飞行奔波的疲惫。

        盯着这张英俊的脸,丹恒后知后觉生chu了名为愧疚的qing绪,而且一发不可收拾。景元在外努力打拼,他却在nuan气房里偷吃冰淇淋!

        真是罪不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唔,巧克力ye粘在嘴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他十岁的男友ti贴地抹去他嘴边残留的褐se巧克力污渍,眯yan睛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完dan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果不其然,那夜他们都睡的很晚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快穿之遍收美母 【综/总攻】催眠修改器 (惊封同人/六all)白国王 YL庄园记录 【原神总攻】观者入局 承欢之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