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鳏夫营飞出的金凤凰 > 4 离开鳏夫营

4 离开鳏夫营

希文是秦时的书童,也是贴shen伺候一起长大的小厮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国没有nu仆,只有长工,成年后同样要嫁人,或者去军队。

        希文嫁的妻主就是秦家庄zi里面一个长工的女儿,因为秦时二嫁,所以并没有跟过来,而是在家里伺候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人都要走了,秦义就把人带了过来,七个长工契书,就是那女zi一家,希文自然跟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家里有人打理,妻主有人伺候,秦时确实没了顾虑,笑呵呵的接了银笙香不愿意要的房产地契,恭恭敬敬的把秦义送走后就招呼守在门kou的长工们jin来搬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银笙香没有一dian家产,孑然一shen,此时屋里虽然同样简洁,可所有的东西有九成九都是秦时的嫁妆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了四辆ma车,可实际上,一辆都没装满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小苦惯了的银笙香并不觉得穷酸,反而还什么都舍不得,自己那破烂不堪一dian不保nuan的结块棉被都不舍得扔的给带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时不愿要,可这种事还不值当反驳,所以面se不改的卷起来saijin车厢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往新家的路上,ma车里面的秦时重新将那份被数次rou成团的书信还给银笙香,笑dao

        “妻主留着吧,别一会在让我给nong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玩笑一句的人也不等银笙香开kou,自顾自打开秦义送来的小盒zi翻看,解释dao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地都在京郊,是小爹爹的嫁妆,房zi也是小爹爹的老宅,只有几间屋zi还都很破,离书院也远。不过,我们也算有个住的地方,十五亩地,也够我们吃喝了,妻主看是等过段时间,攒dian银zi以后重新在京城买,还是用这些钱修缮一xia旧房zi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已经多给了你嫁妆,这些,不该收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银笙香不愿要,她虽没有社会经验,对有些事qing确实不太懂,可shen为女zi的尊严,还是有的,嫁妆是秦时自己挣的,至于添多少,那是秦义当母亲疼ai自己儿zi,银笙香无所谓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接受了秦时娶了秦时,秦时的嫁妆她拿在手里也心安理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这成婚后的补贴,就不愿意要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时低tou敛了神se,合上盖zi起shen坐在银笙香跟前,抱着银笙香的手臂才低声dao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又不是外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公zi嫁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dao,可是妻主要念书,我也要准备朝考没时间去挣银钱,靠那dian嫁妆,我们连生活都不能保证。现在我们先用这些,将来有了,我们多孝敬母亲一些也是一样的,妻主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书院我不去了,我会去找活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不去书院我们先不说,妻主找活gan1是可以,但是我舍不得妻主那么辛苦,妻主如果真的不愿意要这些东西,那就不要,我们先租个院zi安顿xia来再说其他,可这东西却不能现在还给母亲,不然,母亲会担心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不用,就不算收,所以银笙香妥协diantou,认可了这个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秦时在银笙香diantou后又一脸忧愁的dao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租个院zi,一月花费四两,吃喝也要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银笙香愣神,眉tou紧皱,惊呼dao

        “需要这么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时肯定diantou,郑重dao

        “要的,妻主不知dao,我念书那会就在书院旁边租了一间屋zi,和其他学zi一起用厨房,每月也三两银zi呢。我们需要稍微走远一dian,找个院zi,四两差不多了,妻主是女zi,不好和那些人一起住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银笙香: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想想秦时的嫁妆,在想想每月四两房租。

        心有戚戚然的银笙香就将目光落在了那被秦时放在一边的木盒上,在心里叹了kou气,起shen把东西拿过来放jin秦时的手里,dao

        “听你的,以后,我们多孝敬大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妻主zuo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时顺从开kou,可在银笙香看不到的地方,却悄悄杨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租辆ma车吧,你上值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银笙香补充开kou,秦时ma上摇tou拒绝,dao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早起dian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租,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不用,妻主,我轻功很好的,就当练功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每日来回跑,你还有时间看书吗?平日和同僚一起住,休沐在回来,用不了多少银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时没想到这人是让自己住外面,着急dao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有嫁人还住外面的?我不会住外面,我还要照顾妻主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确实没有嫁人的男zi还住外面,本就一妻多夫,谁不想多照顾妻主和妻主亲近?每日回家都怕见面说不了几句话,更何况不回家?恐怕女人没几天,都不记得还有这么一个夫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这里对男zi的清白及其看重,夜不归宿,不发生什么也就罢了,可真的chu了事,说都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秦时是真着急,一句,不会住外面很是jian定,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银笙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