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鳏夫营飞出的金凤凰 > 1 无家可归

1 无家可归

何日归家洗客袍,银字笙调,心字香烧。

        liu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,绿了芭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银笙香的名字由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日归家”

        银笙香shen着白se孝衣跪在一座黄土砌成的坟墓前低声呢喃。

        雨shui从额tou上hua落至那没有一丝动静的yanpi上,狭长的睫maoxia是没有焦dian的yan睛,chui弹可破的肌肤哪怕在这冰冷的雨shui中依然泛着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爹,你归不了家,女儿也无家可归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轻叹,银笙香缓缓叩tou,一xia~两xia~三xia。

        可随着第三次的额touchu2地,银笙香只觉得全shen力气被chou空,yan角的yan泪也因为这动作而偷偷低落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起shen,泪shui早已和雨shui混合在一起,虽满shen污泥狼狈不堪,可她同样shen型玉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鳏夫营”

        三个红底黄字在太阳的照she1xia晃的人yan晕,gao大的门牌充满冰冷和肃穆,这里,是风国人人提起都se变的禁地,上千年来,在外人kou中的“那里”就是银笙香生活了十八年的鳏夫营。

        六月的天气,哪怕早起还是大雨滂沱,可此时,放晴的天se再次弥漫着gao温。

        银笙香一shen落汤鸡的狼狈在xia山的途中就已经gan1了,只留xia深深浅浅的泥巴沾染在裙摆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鳏夫营虽然是外人kou中的禁地,可是在这京都的城墙xia,哪怕是鳏夫营同样是条件不差,一排排青砖大瓦房是难得的好场地,chu门便是一望无际的良田,如今刚刚收过庄稼,否则ruyan便是金黄的麦穗,一片丰收的景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住的虽然不差,不会受冷受re,可是吃穿确实差qiang人意,最多就是不会饿死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里的人是官府统一guan理,从卯时起到酉时末整整七个时辰都是在田间忙碌,一年到tou也没有休息的时间,就是过了农忙,那么也会被分去挖矿和修路。

        鳏夫营,顾名思义全是妻zi死去又没有女孩zi继承的鳏夫。

        风国以女为尊,全民习武,男zi二十岁就要嫁人,chu钱可拖到二十三,嫁不chu去的就只能充军,十年后三十岁便会由官府官pei给没有生xia女儿夫侍也不够数的女zi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死了妻zi又没有女儿的男zi就会被没收财产统一转移到鳏夫营里面,儿zi若不满十岁就在鳏夫营跟着父亲生活,满十岁以后也会被送去军营,三十岁以后同样会放回来找妻主或者官pei。

        银笙香是个女zi,可依然跟着父亲来到了鳏夫营,只因为她的母亲因病去世后家产被没收,两个哥哥被充军,而父亲和四个爹爹一起到了这里一个月后才发现她的存在,作为遗腹女的银笙香哪怕生xia来就是个女zi,可是哥哥已经在军营了,父亲爹爹也同样在鳏夫营,就连家产都ru了官府,想挽回~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银笙香这个女zi才会在鳏夫营长大,毕竟就这么一个特例,又无权无势,底xia的人惋惜,上面的人装傻,也就让她这样在夹feng中生存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,银笙香还是有dian恍然。

        门kou一个gao大的shen影等了许久,在看到银笙香那一shen狼狈后就皱起了眉tou,可是目光中的担忧也毫不隐藏。

        上前帮着银笙香拍打了两xia,见没作用,就拉人jin屋,同时手脚麻利的拿chugan1净的衣衫,一边帮着换一边dao

        “早上雨那么大,山路也不好走,妻主应该带着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得到回应,男zi也不在意,将银笙香收拾好以后就抱着脏衣服放jin盆里,看向自己妻主的目光有着一丝疲惫,转瞬即逝的同时,避开目光这才继续dao

        “母亲刚刚让人来传话说是一会过来送我们,东西我都收拾好了,妻主先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碗没几粒米的稀粥,加上一碗白shui煮野菜,唯一让人胃kou大开的或许就是那两个大白馒tou了,这是银笙香的午饭,或者说~这是她的夫郎的午饭。

        银笙香虽然因为女zi的shen份在这里比所有人都生活的好,可也只是重活有人帮,穿衣有人feng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饿死的生活条件和别人并没有不同,真真的优待,也只有官府那对于女zi一年一匹棉布和一两银zi并没有少她的,所以才有了可以偶尔改善伙shi的条件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的银笙香已经十八岁,十五岁那年娶了正夫,也是这里的营长的小儿zi。

        营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,姓秦名义,九个夫郎,十三个儿zi,一个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作为鳏夫营的最gao领导,她好歹也是八品官员,银笙香自然不可能pei的上对方的儿zi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奈何从小定好的亲事却架不住对方是个短命的,刚刚成亲,小儿zi就守了寡,这才便宜了银笙香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时,二十三岁,比银笙香大了五岁,从十二岁两人定亲以后秦时就担起了照顾她的责任,也因为秦家媳的shen份,银笙香在鳏夫营的生活更加顺风顺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蜜汁樱桃 (产nai 校园 NPH) 借种(出轨 高H) 巨ru妹妹勾引自己的哥哥 大小姐被迫为奴妻接受管教 傅先生的小娇妻(调教SM) 目睹丈夫出轨我成了绿帽癖(逆nt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