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小叔叔(简体版) > 91-95

91-95

91-95

        九十一、要不要等等一起洗?

        赵思危没再逗她,只是抬手摸了摸她的tou髮,温声说:「先去洗澡吧」,王若宾微微抬了脸,半眯着yan看他,给赵思危的行为xia了个注解:「转移话题」,赵思危笑了笑,也不在意,迳自打开背包,从里tou拿chu笔记型电脑,转tou对着王若宾:「我还要回一些信,借你书桌用一xia?」

        王若宾见他要工作,也就不再跟他抬槓,应声让他去用自己的书桌,自己则是走到自己的衣柜边,从里tou拿chu居家服和neiku浴巾,就chu房门到外tou的浴室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家的浴室pei置是三楼的两间房裡都有一间,但二楼就只有一间,一楼的只是厕所,所以人一多洗澡就要轮着用,王若宾chu房门后就发现姑姑王幸之早她一步jin了浴室,依照她对姑姑的了解,这没半小时是解决不了的,而王灿生和周chun天房裡的那间想来还要供赵思安一家轮着用,自己爸妈房裡的他们现在八成也在轮着使用,王若宾瞬间打消上楼借浴室的念tou,乾脆把衣wu往浴室外的置wu架上一放,转个方向到了一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和正在看电视等洗澡的张mei霖和赵旭打了声招呼,王若宾就鑽jin了厨房,平时在自己公寓裡,赵思危晚上睡前会给她温niunai,今天估计是时间也还没到,王若宾便自己动手,给自己和赵思危一人温了一杯,端着两个冒着蒸气的杯zi,回到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用手肘给自己开了门,一jin去就看见赵思危正rouyan睛朝着门的方向看过来:「洗好…」,赵思危话一chu就从王若宾的衣着看chu来她绝对还没洗澡,「姑姑在裡面」王若宾扁着嘴故作无奈的解释,然后将手裡的温niunai递给赵思危。

        平日裡都是赵思危re给自己喝,也没看他给自己re过niunai,也不知dao赵思危会不会不想喝,王若宾觉得莫名的有dian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思危伸手接过,微笑着说了声谢,就又端着杯zi边喝边看回电脑萤幕去了,王若宾不打算打扰他,就在床边坐xia,拿着手机边hua着社群网站上的贴文边喝完了整杯niunai。

        温niunaixia肚,王若宾的睡意登时涌上,看了yan牆上的时钟,快九dian了,如果等会自己和赵思危还是轮着洗,那真洗好也都要十dian了吧,gan觉有dian没效率,于是王若宾开kou问:「小叔叔,要不要等等一起洗?」

        九十二、上火了

        赵思危瞬间被正要嚥xia的niunai呛的咳了几声,放xia手中的杯zi,手指抚上自己的嘴角,他转过tou,王若宾眨着yan一脸无辜地朝他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也不是没一起洗过澡,只是每回一起ru浴似乎都很挑战赵思危的自制力,而这裡还是王若宾从小和爷爷以及父母同住的地方,赵思危觉得王若宾的笑,是无辜裡透着故意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想吗?」王若宾见他还在犹豫,又问,末了还笑着歪了脑袋,赵思危无奈的笑了,「等我再回一封信」说着又面向了电脑,但敲着键盘的速度似乎不自觉的加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若宾脸上有得逞的顽pi,她蹦tiao的端着自己的杯zi凑过来:「那我先去洗杯zi」,接着便把赵思危还剩了一kouniunai的杯zi拿起,就着他喝过的位置,一kou饮尽。

        赵思危瞟了她一yan,yan神有些许幽怨,「若宾」他喊她,带着dian警告的成分,王若宾吐了吐she2,知dao自己撩人又撩过tou了,赶忙熘了chu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回到房间时,赵思危已经阖上了笔记型电脑,拿好换洗衣wu,坐在王若宾那不合他shengao的书桌椅上,百般聊赖的hua着手机等她,一听见她jin门的声音,赵思危本落在手机萤幕上的双yan瞬间朝着她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若宾瞬间觉得自己该自己洗澡,因为赵思危现在的yan神有些危险,表qing也严肃,像是忍耐着,王若宾觉得有些耸,但火是自己dian的,好像也该自己灭,她走到赵思危面前,手指伸chu来戳了xia赵思危的脸,小心翼翼的问:「生气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赵思危摇了摇tou,看她的yan神还是幽深的,但脸上却不再绷着,王若宾见他表qing柔和了dian,又问:「那你怎麽了?」,赵思危勾起了嘴角,淡淡的说:「上火了」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若宾瞬间扁起嘴,半是撒jiao半是耍赖的往赵思危shen上一坐,抬手去搂他的脖zi:「是我不好,但这裡是我爷爷家…」,赵思危闻言,yan神裡带着微瞋,抬手nie了nie她的脸:「知dao你还闹我」,接着便叹了kou气,拍拍王若宾的背:「走吧,澡还是要洗的」

        九十三、一起洗

        王家的建筑wu是屋龄四十年以上的老式独栋建筑,浴室的尺寸有dian狭窄,王若宾在赵思危跟着她jin了浴室后深深的后悔了,不大的空间裡一个人的话是有馀裕的,但加上赵思危这个手长脚长的gao个zi,就显得左支右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空间狭小,赵思危一关上浴室门便只能儘量缩小每个动作的幅度,才不会在脱衣服时打到王若宾,那憋屈的样zi让王若宾忍不住在脱完自己外衣后伸手来帮他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脱好了先到浴缸去」三两xia帮赵思危脱掉上衣,王若宾指挥碍事的大长tui移动到浴室裡侧相对空旷的浴缸去,然后才动手脱自己的nei衣ku,一转tou赵思危还穿着长ku站在门边。

        「怎麽了?」王若宾一边问一边拿髮夹把一tou长髮固定在脑后,赵思

【1】【2】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被特种兵室友强上(h) 【高H】王女殿下不可以! 漂亮美人ai吃rou【高H合集】 湿漉漉的月光(NP) 少主和阿箬(1v1h) 樱桃汁(校园,青梅竹马,h)